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阅江楼记》原文及鉴赏

古籍 时间:2018-06-25 我要投稿
【www.29165848.com - 古籍】

  阅江楼记(宋濂)

  ◇原文

  金陵为帝王之州①。自六朝迄于南唐,类皆偏据一方,无以应山川之王气②。逮?#19968;?#24093;,定鼎于兹,始足以当之③。由是声教所暨,罔间朔南,存神穆清,与天同体,虽一豫一游,亦可为天下后世法④。

  京城之西北有狮子山,自卢龙蜿蜒而来。长江如虹贯,蟠绕其下。上以其地雄胜,诏建楼于巅,与民同游观之乐,遂锡嘉名为“阅江”云。登览之顷,万象森列,千载之秘,一旦轩露。岂非天造地设,以俟大一统之君,而开千万世之伟观者欤?当风日清美,法驾幸临,升其崇椒,凭阑遥瞩,必悠然而动遐思⑤。见江汉之朝宗,诸侯之述职,城池之高深,关阨之严固,必曰⑥:“此朕栉风沐雨,战胜攻取之所致也。中夏之广,益思有以保之。”见波涛之?#39057;矗?#39118;帆之上下,番舶接迹而来庭,蛮琛联肩而入?#20445;?#24517;曰:“此朕德绥威服,覃及内外之所及也⑦。?#20869;?#20043;远,益思有以柔之。”见两岸之间,四郊之上,耕人有?#26388;?#30386;足之烦,农女有捋桑行馌之勤,必曰:“此朕拔诸水火,而登于衽席者也⑧。万方之民,益思有以安之。”触类而思,不一而足。臣知斯楼之建,皇上所以发舒精神,因物兴感,无不寓其致治之思,奚止阅夫长江而已哉!

  彼临春、结绮,非不华矣;齐云、落星,非不高?#33521;帷?#19981;过乐管弦之淫?#27428;?#34255;燕赵之艳姬,不旋踵间而感慨系之,臣不知其为何说也⑩。虽然,长江发源岷山,委蛇七千馀里而入海,?#23376;?#30887;翻,六朝之时,往往倚之为天堑。今则南北一?#36965;?#35270;为安流,无所事乎战争矣。然则果谁之力欤?逢掖之士,有登斯楼而阅斯江者,当思圣德如天,荡荡难名,与神禹疏凿之功同一罔极,忠君报上之心,其有不油然而兴耶?

  臣不敏,奉旨撰记。欲上推宵旰图治之功者,勒诸贞珉。他若留连光景之辞,皆略而不陈,惧亵也。

  ◇注释

  ①金陵:今江苏省南京市的别称。南朝谢朓《鼓?#30331;?#20837;朝曲》中有“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句。

  ②六朝:三国吴、东晋和南朝的宋、齐、梁、陈,因都相继在今南京市建?#36857;?#25925;称。

  ③定鼎:旧传禹铸九鼎,以象九州,?#30001;?#33267;周,?#21450;?#23427;作为传国重器置于国?#36857;?#25925;称定立国都为“定鼎?#34180;?/p>

  ④存神:存养精神。穆清:太平祥和。此二句是说:致国以太平祥和,与天同存。豫、游:“豫游?#21271;?#20026;一词,指娱乐巡游。

  ⑤法驾:原为天子车驾的一种,此处代指明太祖。崇椒:高高的山顶。

  ⑥朝宗:比喻小水流注大水。《尚书·禹贡》:“江汉朝宗于海。”此处喻诸侯归于天子。

  ⑦蛮琛(chēn):少数民族出产的珍宝。联肩:形容接连?#27426;稀?#24503;绥威服?#20309;?#20197;恩德安抚,以武力征服。覃(tán)及:遍及。

  ⑧炙(zhì)肤皲(jūn)足?#28009;?#32932;晒焦,足部冻裂,形容农民劳作的辛苦。捋(jǚ)桑行馌(yè):采集桑叶,送饭?#25945;?#22836;,形容农家妇女的辛苦。登于衽(rèn)席?#20309;?#20351;之过上太平安居的生活。

  ⑨临春、结绮:南朝陈后主曾建临春、结绮、望仙三阁,皆以沉檀香木为材,饰以金玉珠翠,其瑰丽奢华,亘古未闻。齐云、落星:皆为古楼名。

  ⑩不旋踵:不转脚跟,形容时间极短。

  委蛇(wēi_yí):形容绵延曲折貌。天堑:天然的壕沟,谓其险要可以隔绝交通。

  逢掖:原指宽大的衣袖,后代指儒学之士。

  宵?#28023;╣àn):宵衣旰食的省称。?#25945;?#19981;亮就穿衣起床,天很晚才吃饭,常用以称颂帝王勤于政事。勒:雕刻。贞珉(mín):对石刻碑铭的美称。此句意为,把明太祖勤于政事、励精图治的功绩刻在石碑上。

  ◇鉴赏

  本文是作者奉朱元璋的?#23478;?#32780;写作的一篇?#25300;?#35760;。名为游记,?#30340;?#39042;君主之情、歌君主之德。然透过颂君的?#32622;媯?#25105;们还可咀嚼出作者隐含于其中的讽谏之意,表?#33267;?#20316;者为国政着想的政治襟怀。

  文章第一部分介绍了阅江楼的位置及地形情况,但没有开门见山地写阅江楼,而是欲扬先抑,先从?#34784;?#30528;手,写金陵城;但又?#30343;?#20889;金陵景色,而是从历史着笔,以历史与今天作一对比,歌颂了君主的伟大。而为了表现文章所言并非泛泛颂君之词,便又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来描述君主的功绩,这就使歌颂的对象成为了立体的完美形象。

  第二部分则是以议论为主。为使大段的议论不致单调,作者则设计了不同的**主体,使之活泼起来。为壮大文势,文章连用了三个排比句,由所见发所思,真可谓“天地万物皆递开辟于其笔端?#34180;?#20540;得一提的是,其议论也是作者身为朝廷重臣对君主提出的讽?#26705;皇?#34920;达得很艺术而已。在适当的议论之后,很自然地?#32844;?#35805;头引归到阅江楼上,紧紧扣住“楼”字做文章,连用两个对比,之后顺势提出“然则果谁之力欤”这一句?#23454;?#26377;力,也?#23454;们?#22937;,既总结了上文,又开启了下文,读到这,“忠君报上之心,其有不油然而兴耶?#20445;?#30001;此,作者的目的也就圆满地实?#33267;耍?#25991;章也即戛然而收,以简单介绍写此文的原因作为结尾。

  本文的最大特色即气势恢弘,写的是壮观之景,抒的是壮盛之情,自始至终都透出一种不同凡响的神韵。本篇?#38590;?#33033;是“颂君?#20445;?#20889;景、议论,无不紧扣这一点,巧妙结合,穿插自然,故而使全文异常紧凑。当然,语言的简洁精当也是本文得以成功的另一重要原因。

  ◇妙评

  记为楼作,自主极言楼之壮丽,及楼所见?#25300;?#20043;佳,文偏只一两?#23454;闋海?#32780;所谓一二笔者,又皆撇笔,如此腾空?#35780;?#32780;行,真是奇观。然记事文?#33268;?#39064;面而详题意,前贤已有为之者矣。如范文正《严先生祠堂记》等,况承君命作记,更较与别?#25628;?#19981;同,?#37322;?#20307;以规讽为主,前以与民同游观之乐,引起中间痛发安不忘危之意,入后收来过,反复慨叹而兼勉,末仍归到规讽君上作结妙,能处处与阅江楼有关合,不可移置他题上去,波澜壮阔,步骤从容,结构精严,词旨恺切,昔人评云:“驾宋轶唐,不愧一代文臣领袖。”良不诬也。

  ——清·余诚《重订古文释义新编》卷八

热门文章
斯诺克直播在线观看
3d组六胆拖投注表 江苏e球彩开奖 京东彩票出票中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十一五期 河南快赢481官网 奥运会排球比分直播 平码公式规律2019 重庆时时彩辅助软件 蒙牛牛奶还能喝么 深圳风采多久开一次奖 蓝球单关竞技场 篮球下注让分胜负什么意思 中国福彩开奖查询25选5 德州扑克什么是ante 福彩3d跨度走势图连线走势图带连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