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34892;?#23398;教育资源网!

《魏书元勰传》原文及译文赏析

古籍 时间:2019-03-27 我要投稿
【www.29165848.com - 古籍】

  彭阳王勰,字彦和。勰生而母潘氏卒,及有所知,启求追服。文明太后不许,乃毁瘠三年,弗参吉庆。高祖大奇之。敏而耽学,不舍昼夜,博综经史,雅好属文。

  从征沔北,诏曰:“明便交敌,可敕将士肃尔军仪。”勰于是亲勒大众。须臾,有二大鸟从南而来,一向行宫,一向幕府,各为人所获。勰言于高祖曰:“始有一鸟,望旗颠仆,臣谓大吉。”高祖戏之曰:“鸟之畏威,岂独中军之略也?#35838;?#20134;分其一尔!此乃大善,兵法成说。”至明,便大破崔慧景、萧衍。其夜大雨,高祖曰:“昔闻国军获胜,每逢云雨。今破新野、南阳,及摧此贼,果降时润。诚哉斯言!”勰对曰:“水德之应,远称天心。”高祖令勰为露布,勰辞曰:“臣闻露布者,布于四海,露之耳目,必须宣扬威略

  以示天下。臣小才,岂足大用?#20426;?#39640;祖曰:“汝岂独亲诏,亦为才达,但可为之。”及就,尤类帝文。有人见者,成谓御笔。

  世宗即位,勰跪授高祖遗敕数纸。咸阳王禧疑勰为变,停在鲁阳郡外,久之乃入。谓勰曰:“汝非但辛勤,亦危险至极。”勰恨之,对曰:“兄识高年长,故知有?#21335;眨?#24422;和握蛇骑虎,不觉艰难。”禧曰:“汝恨吾后至耳!”自高祖不豫,勰常居中,亲侍医药,夙夜不离左右,至于衣带罕解,乱首垢面。帝患久多忿,因之以迁怒。勰每被诮?#28023;?#35328;至厉切;威责近侍,动将诛斩,勰承颜悉心,多所匡济。东宫官属,多疑勰有异志,?#26352;?#38450;惧。而勰推诚尽礼,卒无纤介。

  世宗后?#25932;?#21232;第。及京兆、广平暴虐不法,诏宿卫队主?#35270;?#26519;虎贲,幽守诸王于其第。勰上表切谏,世宗不纳。勰既无山水之适,?#24535;?#30693;己之?#21361;?#21807;?#20113;?#23376;,郁郁不乐。议定律令,勰与高阳王雍、八座、朝士有才学者五日一集,参论轨制应否之宜。而勰夙侍高祖,兼聪达博闻,凡所裁决,时彦归仰。加以美容貌,善风仪,?#25628;?#33509;神,折旋合度,出入言笑,观者忘疲。勰敦尚文史,物务之暇,披览不辍。撰自古帝王贤达至于魏世子孙,三十卷,名曰《要略》。小心谨慎,初无过失,虽闲居宴处,亦无慢色惰容。爱敬儒彦,倾心礼待。清正俭素,门无私谒。

  (选自《魏书?元勰传》,有删节)

  【注】①毁瘠:因居丧过哀而极度瘦弱。②露布:奏捷的文书。

  4.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20572;?#19981;正确的一项是( )(3分)

  A.高祖大奇之 奇:对……感到惊奇

  B.故知有?#21335;??#21335;眨?#21361;险

  C.世宗后?#25932;?#21232;第幸:宠幸

  D.勰敦尚文史 敦尚?#21644;?#23815;

  5.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3分)

  A.吾亦分其一尔其可怪也欤

  B.久之乃入 填然鼓之

  C.而勰推诚尽礼倚歌而和之

  D.幽守诸王于其第 君幸于赵王

  6.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3分)

  A.元勰幼年丧母,长大之后想要为母亲追加服丧之礼,文明太后没有应允,元勰仍居丧三年,因哀?#26031;?#24230;而极其瘦弱,拒不参加吉祥喜庆之事。

  B.元勰跟随魏高祖出征沔北时,曾有两只鸟从南方飞来,飞向幕府的那只被人捕获,元勰告诉高祖这是吉兆,他并不知高祖也得到了另一只鸟。

  C.魏高祖病逝之后,咸阳王禧怀疑元勰可能政变,不?#20202;?#26469;料理丧事,而太子的属下更有很多人怀疑元勰有篡?#27426;?#26435;的?#20035;跡?#26263;自心怀戒备和畏惧。

  D.魏世宗即位之后,借着京兆、广平残害百姓之事囚禁了众王,元勰呈上奏章,?#20202;?#36827;谏,但是没有被采纳,因而撰写《要略》抒发内心愤懑之情。

  7.把原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敏而耽学,不舍昼夜,博综经史,雅好属文。(3分)

  (2)汝岂独亲诏,亦为才达,但可为之。(3分)

  (3)自高祖不豫,勰常居中,亲侍医药,夙夜不离左右,至于衣带罕解,乱首垢面。(4分)

  参?#21363;?#26696;

  4.C

  ?#20037;?#39064;意图】本题考查理解常见文言实?#35797;?#25991;中的含义的能力。

  【解题思踣】C项,驾临。A项,考查形容词的意动用法。B项,考查偏义复词,C项,考查一词多义,D项,根据语段推测双音节词的含义。

  5.B

  ?#20037;?#39064;意图】本题考查理解常见文言虚?#35797;?#25991;中的意义和用法的能力。

  【解题思路】A项,前者代词,可译为“其中?#20445;?#21518;者副词,表强调,可译为“真是”。B项,均是语气助词,不译。C项,前者承接“东宫官属,多疑勰有异志,?#26352;?#38450;惧”一句,连词,表转折,可译为“但是?#20445;?#21518;者连词,表修?#21361;?#21487;不译。D项,前者介词,可译为“在?#20445;?#21518;者介词,表?#27426;?#21487;译为“被”。

  6.D

  ?#20037;?#39064;意图】本题考查归纳内容要点、概括?#34892;?#24847;思的能力。

  【解题思路】撰写《要略》与进谏之事没有必然的联系,属于无中生有。

  7.(1)(元勰)?#28504;?#25935;捷而又特别好学,夜以继日,博通经史,平时?#19981;?#25776;写文章。

  (2)你不仅是?#20202;?#33258;诏令的,而?#20063;?#33021;也很明达,只管去写好了。

  (3)自从魏高祖生病,元勰经常居住在宫中,亲自侍奉医药,早晚不离左右,甚至于(睡觉之时)衣带?#24049;?#23569;解开,头发蓬乱,满面污垢。

  ?#20037;?#39064;意图】本题考查理解并翻译文言文中的句子的能力。

  【解题思路】

  (1)“耽”也可以解释为“沉迷?#20445;?“耽”“雅”“属文?#22791;?分。

  (2)“岂独”可以解释为“难?#20048;?#26159;?#20445;?#36798;”可以解释为“明达”“通达”“畅达”等,“但可”可以解释为“只须”“只管?#20445;?#21508;1分。

  (3)“不豫”可以解释为生病;“夙夜”“至于”“乱首?#22791;?分。

  【附文言文参考译文】

  彭阳王元勰,字彦和。元勰出生之后,母亲潘氏就过世了,等到元勰长大懂事,就禀告皇上请求追加服丧之礼。文明太后没有应允,他就(独自)居丧三年,因哀?#26031;?#24230;而极其瘦弱,并且不参加吉祥喜庆之事。高祖(北魏孝文帝拓跋宏,改姓为“元?#20445;┒源?#24863;到非常惊异。元勰?#28504;?#25935;捷而又特别好学,夜以继日,博通经史,平时?#19981;?#25776;写文章。

  元勰跟随魏高祖出征沔北,魏高祖下诏说:“明天就要与敌人交锋,(今天)可以命令将士整饬一下你们的军事礼仪。”元勰于是亲自检阅大军。过了一会儿,有两又很大的乌儿从南方飞来,一只飞向魏高祖所住的行宫,一只飞向将帅所在的营帐,分别被人捕捉到。元勰对魏高祖说:?#26696;?#25165;有一只鸟儿,向着大旗跌落下来,我认为这是大吉大利(的征兆)。”高祖跟他开玩笑地说道:“鸟儿畏惧威仪,难道仅仅是你这个中军的韬略啊?#35838;?#20063;分到其中一只(鸟儿)了!这是大好事,兵法上都是这?#27492;?#30340;。”到?#35828;?#20108;天,就大败崔慧景、萧衍。那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魏高祖说:“过去听说我们北魏军队打胜仗的时候,每次都会遇到下雨。现在攻占了新野、南阳,还有这次打败这支敌兵,果然上天下了及时雨。我听到的这句话,说?#27809;?#26159;真实的啊!”元勰回答说:“(这是)顺应‘水德’(古代阴阳家?#39057;?#29579;受命的五德之一),符合天意啊!”魏高祖让元勰撰写“露布?#20445;?#22863;捷的文书),元勰推辞说:“我听说所谓‘露布’,‘布’指的是散布到四海之内,‘露’指的是显?#23545;?#30524;耳之前,一定要宣扬陛下的威仪与韬略,用来昭示天下百姓。我(这等)微小的才干,怎么够格用在(这等)重大的事情上面呢?#20426;?#39759;高祖说:“你不仅是?#20202;?#33258;诏令的,而?#20063;?#33021;也很明达,只管去写好了。”等到写完,特别类似魏高祖的文风。看到“露布”的人,都说是魏高祖的御笔。

  魏世宗(宣武皇帝元恪)即位,元勰跪着献上魏高祖的临终遗命,有好?#21018;?#32440;。成阳王元禧怀疑元勰可能政变,就停留在鲁阳郡之外,过了很久才进入(京城)。(后来,)元禧对元勰说:“你(这个位置)不但艰辛劳苦,而且极其危险。”元勰有些怨恨他,回答说:“兄长您见识高,年纪大.因此知道(形?#39057;模?#33392;险;我手里握着毒蛇,胯下骑着猛虎,倒是没觉得有?#35009;?#33392;难。”元禧说:“你(说这话,)是我来得迟罢了!”自从魏高祖生病,元勰经常住在宫中,亲自侍奉医药,早晚不离左右,甚至于(睡觉之时)衣带?#24049;?#23569;解开,头发蓬乱,满面污垢。魏高祖长期生病,心中多有怒气,因此迁怒于人。元勰常常被他责骂,?#28304;?#26497;为严厉;痛斥身边的侍从,动不动就要杀掉他们。元勰顺承魏高祖的?#25104;?#23613;心(照料),做了很多匡正救助(的事情)。东宫太子属下的官吏,很多人怀疑元勰有篡?#27426;?#26435;的?#20035;跡?#26263;自心怀防备和畏惧。但是元勰推诚置腹,恪尽礼仪,最终没有(造成)细微?#21335;?#38553;。

  魏世宗后来频繁亲临元勰的宅第。等到京兆(京兆王杜元宝)、广平(广平王杜拾遗)残害百姓,违反法律,魏世宗下令宿卫队队长率领羽林军的勇士,将众王都囚禁在他们的宅第之中。元勰呈上奏章,?#20202;?#36827;谏,(但是)魏世宗没有采纳。元勰既不能(享受)山水的舒适,又断绝了知己间的交往,只能对着妻子儿女,闷闷不乐。(朝廷)商议决定法律条令,元勰和高阳王元雍、八种高级官员(大致以五曹尚书、二仆射、一令为“八座?#20445;?#26397;廷富有才学之士,五天聚会一?#21361;?#21442;与讨论法则制度是否适宜。元勰旱年侍奉魏高祖,加上聪慧明达、见闻广博,凡是他所裁决(的律令),当时?#30446;?#26480;都归依仰慕。加?#32420;?#23481;貌秀美,风?#33509;?#32745;,端庄严谨宛若神明,曲行俯仰(指行礼动作)合乎法度,进出谈笑的时候,见到的人都忘记了疲惫。元勰推崇文学、史学方面的著作,工作之余,翻阅不止。他撰写了(一本)从古代帝王贤达一直到北魏王朝子孙(的书籍),总共三十卷,命名为《要略》。元勰小心谨慎,全无过失,?#35789;?#38386;居,也没有骄慢懈怠?#32435;?#24773;。元勰尊敬爱护才德出众的儒士,竭尽诚心以礼相待。元勰清廉正直,俭省朴素,门前从无因私事而拜谒请托(之人)。

热门文章
斯诺克直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