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新唐書簫復傳》的原文及翻譯

古籍 時間:2018-11-03 我要投稿
【www.29165848.com - 古籍】

  原文

  蕭復,字履初。生成里,姻從豪汰,以服御輿馬相夸,復常衣垢弊,居一室,學自力,非名士夙儒不與游,以清操顯。廣德中,歲大饑,家百口,不自振,議鬻昭應墅。宰相王縉欲得之,使弟紘說曰:“以君才宜在左右,胡不以墅奉丞相取右職?”復曰:“鬻先人墅以濟孀單,吾何用美官,使門內餒且寒乎?”縉憾之,由是廢。數歲,改同州刺史,歲歉,州有京畿觀察使儲粟,復輒發以貸人,有司劾治,詔削階,停刺史。或吊之,復曰:“茍利于人,胡責之辭!”久乃拜兵部侍郎。復嘗言:“艱難以來,始用宦者監軍,權望太重,是曹正可委宮掖事,兵要政機,叵使參領。”帝不聽。又言:“陛下厥初清明,自楊炎、盧杞放命穢盛德,播越及茲。今阽于危,當懲乂前敗。”杞對上或諂諛阿匼,復厲言:“杞詞不正!”帝色胎,謂左右曰:“復慢我。”因詔復充山南、江淮、湖南、嶺南等道宣撫、安慰使。初,淮南陳少游左附李希烈,而張鎰判官韋阜殺郊、隴叛卒,不應楚琳。復還執政,建言:“陛下反正,功臣已貴矣,唯甄善汰惡為未明。少游位將相,首臣賊,皋名淺官下,獨挺挺抗忠。如以皋代少游,則天下暸然知逆順之理。”帝許之。復出,中官馬欽緒揖宰相劉從一,附耳語,既而從一密諗復曰:“有詔與公議向所奏,不欲李勉、盧翰聞知。”復曰:“朝廷大事尚當謀及公卿如勉等非其人當罷去既曰宰相而謀議可獨避之乎令與公行此或可弟恐度以生賞政由是數。”從一以聞,帝不悅。復辭疾上政事,許之。貞元四年卒,年五十七。(節選《新唐書·簫復傳》)

  譯文

  蕭復,字履初。出生在外戚之家,姻戚從親豪奢,大家以服御車馬互相炫耀,蕭復常常穿著破舊臟污的衣服,居住在一間房子里,刻苦學習,不是名人和老成博學的讀書人,就不和他們交往,以節操高潔而著名。廣德年間,發生大饑荒,一家百口人,不能自養,商議賣掉昭應別墅。宰相王縉想要得到它,派弟弟王紘勸說道:“以君的才華應該在皇帝左右做官,何不將別墅奉送給丞相以獲取高官?”蕭復說:“賣摔先人的別墅是用來救濟孀婦孤子的,我怎能為了高官,使家人受餓受寒呢?”王縉由此懷恨他,從此他遲遲不得晉升。幾年以后,改任同州刺史,這年歉收,州中有京畿觀察使儲存的糧食,蕭復就開倉借糧食給百姓,有關部門彈劾并給他定罪,下詔削除品階,停任刺史。有人勸慰他,蕭復說:“假如有利于百姓,責任有什么可推卸的!”很長時間后才拜授兵部侍郎。蕭復曾經說:“自從國家有難以來,開始用宦官監軍,他們權勢太重,這些人只可委任宮禁事務,軍政機要,不要讓他們參與統領。”皇帝不聽。又說:“陛下在位初期政治清明,自從楊炎、盧杞違命敗壞皇上的盛德,流亡遷轉到這種地步。如今瀕臨危亡,應當懲戒先前的敗政。”盧杞對皇上有時諂諛迎合,蕭復厲聲說:“盧杞言詞不正!”皇帝臉色驚變,對左右的人說:“蕭復怠慢我。”因而下詔讓蕭復充任山南、江淮、湖南、嶺南等道的宣撫、安慰使。當初,淮南的陳少游依附李希烈,而張的判官韋皋殺死了邠隴的板兵,不響應李楚琳。蕭復回朝執政,建議說:“陛下撥亂反正,功臣已經顯貴,只有存善去惡做得尚不明顯。陳少游位居將相,首先臣服于賊兵,韋皋名低官小,獨能正直忠烈。如果使韋皋替代陳少游,那么天下人就能清楚地知道逆順之理了。”皇帝同意了他的建議。蕭復退出,宦官馬飲緒向宰相劉從一作揖,靠近劉從一的耳朵說了一些話,接著劉從一秘密勸告蕭復說:“有詔與公商議先前所奏之事,不要讓李勉、盧翰知道。”蕭復說:“朝廷大事還應當和公卿商議。如果李勉等人不稱職,應當罷免。既然是宰相,而商議事情可以單獨避開他們嗎?如今和公這樣做或許可以,只是害怕漸漸成為常規,朝政由此衰敗。”劉從一告訴皇帝,皇帝不高興。蕭復以有病為由辭讓宰相位,準許。貞元四年去世,終年五十七歲。

熱門文章
斯诺克直播在线观看